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长室 > 校长故事会

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连载24
作者:小荷作文 发布时间:2021-04-02 浏览量:


写在前面:

 

一、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是小荷创始人冯斌老师(河马国王)前几年的一部作品。

 

二、冯老师喜欢教育,也喜欢收藏,因此教育收藏成了他的一大乐事。这部关于苏州老学校的图书,就是他多年收藏的见证。遗憾的是,那些老学校,或已不复存在,但因有了冯老师的收藏,那些教育时光才得以定格为永恒,为后人所传颂。

 

三、另,2020年10月1日,中秋国庆佳节,倾注了冯老师数年收藏心血的“毕业证书·苏州老学校博物馆”,在小荷中园湖西三院隆重开馆,在现代化的园区金鸡湖畔,树立起了一座文化地标,其亦为中国第一家老学校博物馆,展示了自清末至当代,苏州及其他省市、港澳台地区的毕业证书,很多是第一次展出,弥足珍贵!其亦将成为冯老师教育收藏的文化窗口!

 

四、经冯老师同意与授权,本网即日起,开始连载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以期新教师及其他人士明晓苏州乃至全国教育的昨天和童年——知道“我是谁”,明白“哪里来”,亦启发今人思考教育的今天与明天——要到“哪里去”!

 

五、敬请读者欣赏!

 

 

“作文狗”网编辑部

2020年10月深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第二十四辑

 

 

“善耕集3”——1959年,

苏州市善耕中心小学的“奖状”

 

“鼓足干劲,力争上游,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!”

——此是1959年1月,苏州市善耕中心小学的一张奖状,其正文底下的一行文字,颇有时代特色。

在证书等荣誉物品上精心设计,是当时教育界的“常态”。而在正文字后,用空心字体或其他颜色的字体来作衬托和装饰,是常用的设计方法之一。

这张奖状的受奖者,是四年级的一位名“刘长乐”的同学。学校因其“品学兼优”而“特给奖状,以资鼓励”。时间是新年的第一月,当是学期结束、寒假之前所颁发。

笔者收藏有善耕小学的奖状三张,其他的两张,皆为手绘油印,唯有此件是正规的印刷。稻穗彩带、工农兵雕塑和精心设计的边框,都使得这张小小的奖状立刻就精致了起来,精美了起来,也“隆重”了起来。刘同学当时的心情一定激动无比,倍加珍惜。故历经半个世纪,此物件仍品相优良,几无损坏,接近十品。

善耕小学,其美在名,其教在人。笔者不知道,是谁第一个为该校起了“善耕”这样的名称,如此地平实而通俗,读出来平常,想起来深刻;看起来普通,做起来伟大。

作为苏州城中的一座名校,善耕重教书,更重育人。其校训“一生向善,百年勤耕”,便是其办学的主旨和方向。今日之善耕,更是将校园文化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。笔者近期曾经去过该校,年轻而富创意的杜校长,在“致敬百年”的同时,又“与时俱进”。因为校名有“耕”,故特在校园中辟出空地,建设“校园小农场”,让学生在书香之乐中,又得田园之趣;同时,在校园的广场上,常有白鸽翩然于天空,此又是该校的文化特色之一,即“善耕养鸽小组”的成立。杜校长的意思笔者明白,他是要培养这样的“善耕人”:

既要脚踏实地,做农民;又要仰望天穹,成诗人——如此的“善耕人”,方才有大地的精神、蓝天的胸怀。

做教育,真是一件有意思又有意义的事情啊!

 

 

“善耕集4”——1957年,

苏州市善耕中心小学的“学生成绩册”

 

《学生成绩册》,是童年时代印象最深的校园见证。现在看来,仿佛就是单位的“工资单”,带几多欢喜,藏几多忧愁。

笔者读小学时,是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。正值“大革文化命”的特殊时期,一份“成绩单”,薄薄纸一张。首页最高的地方,印着“最高指示”或是“主席语录”,至于“语录”里到底“语”了什么,“录”了何物,小小幼童,哪个会懂,谁人能知?

好在家父细心,将笔者自小学一年级至高中毕业的所有“成绩单”,皆悉心保管收藏。所以,来到开设于甪直古镇“作文博物馆”中的朋友或游客,多有惊讶,常有疑问:怎么你还留着这些东西?

是的。笔者劝告来到馆中的年轻朋友:人生由物品组成,记忆由物而生。请从今天开始,为人父母者,开始你们儿女的“童年收藏”;然后,至结婚那日,将物品移交给其“另一半”,则你的“养育功课”,即告完成。

现在,诸位看到的这件善耕藏品,即是1957年一年级始,至1963年六年级止,本市一位叫做“邹大囡”的女生,她小学六年《成绩册》的全部。因为篇幅的原因,我们仅刊出其初入小学时的第一本“成绩册”的封面“册影”。

1957年的善耕,学生的“成绩册”像模像样,是一本真正的“册”。里面内容丰富,页码达到近二十页之多,简直是一本微型的童年“成长记”!

封面封底,皆用卡纸印制,以显庄重;更有“书脊”,竟然是“布装”!在今天看来,只有像莫言这样的大家作品,方有如此的“精装”资格。要知道,这样的装帧,成本很高,因为所有工序,全需手工完成。

初入校门的邹同学,成绩就不错,功课几乎全为“4分”或以上,并有“口头表扬两次”,老师表扬其“学习认真,成绩优良”——有如此好的开头,今后的学习一定不差。

“成绩册”上,还附印有《学生须知》和《学生家长须知》。其中有一条“要求”:学生须“每天上学携带”此“成绩册”。这个要求似乎有点“过了”。校方可能没有想到,万一邹同学不慎将成绩册遗失了,又由谁来补充填写以前的内容呢?六十年前的中国,恐怕拍照摄影,都算得是一件“奢侈”和“梦想”的事吧!

这样的“成绩册”,一学年一本,邹同学就读善耕,共计六年,这就有了六本的积累和收藏。当第六学年的“成绩册”颁发完毕,就意味着小学时代的结束,意味着童年即将如风逝去。

从这连续相接的六本成绩册中,我们得知了邹同学家中的部分情况。她出生于1950年5月,籍贯是无锡的荡口古镇,当时家庭的住址为“装驾桥巷”,那是与皇帝有关的一个地方。其父是一位工人,算是服装制作方面的师傅。

笔者知道,“装驾桥巷”,即是离谢衙前不远处的另一条小巷。大概是“就近入学”的原因,邹同学理所当然地就进了善耕。于是,这所百年名校,也就留下了一个人生的童年印记。而校园中所有的重要印迹和记证,便是这六本厚薄不一的“成绩册”——她们,全部来自同一处地方,这便是:一个叫做“善耕”的小学校。到今天,她已是年过百岁的一位“教育寿星”。而邹同学呢,如今的您,又身在何方?

 

 

◇1959年:善耕中心小学的学生奖状

 

 

◇1957年:善耕中心小学的成绩册

 

 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