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长室 > 校长故事会

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连载22
作者:小荷作文 发布时间:2021-03-21 浏览量:


写在前面:

 

一、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是小荷创始人冯斌老师(河马国王)前几年的一部作品。

 

二、冯老师喜欢教育,也喜欢收藏,因此教育收藏成了他的一大乐事。这部关于苏州老学校的图书,就是他多年收藏的见证。遗憾的是,那些老学校,或已不复存在,但因有了冯老师的收藏,那些教育时光才得以定格为永恒,为后人所传颂。

 

三、另,2020101日,中秋国庆佳节,倾注了冯老师数年收藏心血的“毕业证书·苏州老学校博物馆”,在小荷中园湖西三院隆重开馆,在现代化的园区金鸡湖畔,树立起了一座文化地标,其亦为中国第一家老学校博物馆,展示了自清末至当代,苏州及其他省市、港澳台地区的毕业证书,很多是第一次展出,弥足珍贵!其亦将成为冯老师教育收藏的文化窗口!

 

四、经冯老师同意与授权,本网即日起,开始连载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以期新教师及其他人士明晓苏州乃至全国教育的昨天和童年——知道“我是谁”,明白“哪里来”,亦启发今人思考教育的今天与明天——要到“哪里去”!

 

五、敬请读者欣赏!

 

 

“作文狗”网编辑部

202010月深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第二十二辑

 

1948年:陆文夫先生的学籍卡

 

学籍簿——高中部普通科——三十七级丙组

——以上刊录的,是一本《学籍簿》封面上的文字,这本《学籍簿》的原主人,就是现在的苏州高级中学。

这物件的得来,颇为蹊跷,其资料异常珍贵,所费功夫却并不太多。

记得大概是八、九年前的样子,那时的苏州城,收藏风气渐盛,但藏品的价格还能接受,有意思的东西也还看得见一些。每到双休的日子,笔者必去的地方,就是古玩市场。线路也相对固定,先去地摊,再去门店。所谓的地摊,就是到了双休日,在一个划定的区域,交上一定费用,即可设摊叫卖的“无店铺销售”。这些人员属于“古玩游击队”,以“游击战”为主,一般一礼拜跑一个城:常常是这个星期六在苏州,下个星期六就到了上海,而在第三个星期六,可能在北京的潘家园现身。另一种古玩商人,是租有店面的。这些人大多在古玩界奋战多年,常胜不败,已属于“家底殷实”的那一类,有实力打“阵地战”了。当然,从这些店门里带回来的东西,常常要比在地摊上收获的,要多花两到三成的银子。

这本《学籍簿》的来处,应该是原苏州文庙古玩市场的旧址,现苏州碑刻博物馆“德善书院”,在一位李姓的古玩商人手中所得。李先生与笔者交往多年,了解笔者的一些情况,比如当过中学老师、上过电视、喜藏本市教育类物件等。他居住的小区,离笔者当年开设在中街路的“傻大姐工作室”,也仅百米左右,转个弯就到。李先生路子广、货源多,性子爽、人厚道。重要的是,其藏品的出价一般在“中档”上下,属于“小赚赚”的那一种,心不野,客常满。

当这本《学籍簿》出现在笔者眼前的时候,说实话,笔者不敢相信!心中实在是觉得,这样的物件决然不该出现在这个地方,而真正地是应该“藏在深闺”。笔者一一翻看,除了惊愕,还是惊愕!心中油然而生敬意与怀想——如果算起年代来,这件藏品当有近六十的年岁了。生活中,花甲之年的老人常遇常见,在晨练的河畔和夜晚的广场上,甚至都快“摩肩接踵”了。但这样的一本花甲之年的《学籍簿》,却是世上的“唯一”,苏州的“唯一”!且承载着“百年新学、千年府学”中,一群学子的生命信息与文化基因!

——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和讨价还价,笔者将其即刻拿下!

回家之后,急急细看。当翻阅到簿册的中间部分时,在一张学籍卡上,一个笔者所非常熟悉的姓名出现在了眼前:

陆文夫

笔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但千真万确:

“陆文夫”!

下面,我们就来细细察看这份特殊的学籍卡,仔细阅读一位文学大家,其少年时期的青春留痕:

陆先生当时的学号是679”,高一入学时为十七岁。在簿册的前面,有三页全班同学的花名册,完整地记录着从高一到高三全班男女学生的增减情况。陆先生的姓名排在班级的第十七位。估计“679”,是当时全年级或全校累计性的学号排列,而非其在班级之中的学号。

陆先生籍贯江苏泰兴,住址是一个叫做“七圩港”的地方。读苏高中时,他借居在山塘街的亲戚家。当时入学,需要有“保证人”——陆先生的保证人,是一个叫做“鞠锦南”的先生,上面写明了双方的关系为“亲戚”。入学而需要人员来做担保,大概也算得上是苏高中的一种“特色招生”。笔者想来,肯定不是为了怕学生交不起学费吧?那又为何要如此作为呢?或许是想了解一下学生的“家族情况”,或许是抬高一下本校的门槛,抑或是为了让学生知道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,使其常怀感恩与珍惜之心?

不得而知。

学籍卡上,当然少不了学生相片——于是,我们就看到了十七岁的“陆文夫”,一位后来历经沧桑、数起数落;改革开放后荣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的文学大家的少年影像:秀气而英俊的国字脸、短发、大眼睛、立领式中山装和紧抿的双唇,这一切,似乎普通而又平常。但谁也没有想到,就是这样的一位少年,后来在中国的文坛上留下了艰难跋涉的脚印,发出过响亮而又沙哑的呐喊:数次名传中华,又数次落入深谷;数次发誓不再写作,但又在时代的感召和社会力量的驱使下,数次重新挥毫上阵。他来自《小巷深处》,但常被《围墙》所困;他是人所皆知的文坛《美食家》,但又十余年被贬至底层,成为一位沉默的农夫。他有一支好笔,更有一砚浓墨;他是一个好人,更是一个硬汉。陆先生的一生,似乎可成中国近代文人命运的一个缩影。

在学籍卡的反面,记录着陆先生在苏高中三年的学习经历。从高一到高三,课程不少,有《公民》等九种之多。至高三后,又增加“生物”和“国概”两种,看来,“苏高中”的学生不好当。

我们看陆先生高中三年的成绩总汇,发现有两个特点:

其一,文科成绩优于理科。比如《国文》的成绩,始终在七十分以上,最高的一次,在高二的上学期,得了八十四分!其二,总体成绩呈一个下坡的趋势——不知此为何因?比如,在高一时,陆先生的所有成绩全部及格;但到了高三,则出现“公民”“生物”两门不及格课程。如果加上仅得六十分的“物理”学科,陆先生的总体成绩似乎“情况”不妙。

当然,经过补考,最终全部通过,得以顺利毕业。

19459月入学,至19487月毕业,陆先生在“苏高中”度过了他自十七岁到二十岁的金色年华。笔者曾经读到过他高中同班同学的回忆性文章,文辞美丽、故事感人。对陆先生的为人、为学,所有同学几乎都给以了高度的评价和赞美。在陆先生的晚年,该班的一些同学还一直保持着春节拜年、过年必聚的“班规”。常去的地方,就是现在《苏州杂志》的所在地:苏州滚绣坊的青石弄。当时,他们的“陆同学”,正是这所宅子的领导,一本多次在全国获奖的刊物的“创编人”和“大主编”。

现在,近七十年岁月如风逝去,这本散发着昔日旧味陈香的《学籍簿》,依然文字清晰、数字明白、相片明朗。其物仍在,而部分主人已经远行长路,让今天的我们抚卷而起感慨,掩卷而生伤感。

——想着这位被苏州人尊称为“陆苏州”的大作家,笔者的双眸禁不住湿润了起来。

 

 

 

◇陆文夫苏高中学籍表1

 

 

◇陆文夫苏高中学籍表2

 

 

◇陆文夫苏高中学籍表3

 

 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