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长室 > 校长故事会

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连载20
作者:小荷作文 发布时间:2021-03-09 浏览量:


写在前面:

 

一、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是小荷创始人冯斌老师(河马国王)前几年的一部作品。

 

二、冯老师喜欢教育,也喜欢收藏,因此教育收藏成了他的一大乐事。这部关于苏州老学校的图书,就是他多年收藏的见证。遗憾的是,那些老学校,或已不复存在,但因有了冯老师的收藏,那些教育时光才得以定格为永恒,为后人所传颂。

 

三、另,2020101日,中秋国庆佳节,倾注了冯老师数年收藏心血的“毕业证书·苏州老学校博物馆”,在小荷中园湖西三院隆重开馆,在现代化的园区金鸡湖畔,树立起了一座文化地标,其亦为中国第一家老学校博物馆,展示了自清末至当代,苏州及其他省市、港澳台地区的毕业证书,很多是第一次展出,弥足珍贵!其亦将成为冯老师教育收藏的文化窗口!

 

四、经冯老师同意与授权,本网即日起,开始连载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以期新教师及其他人士明晓苏州乃至全国教育的昨天和童年——知道“我是谁”,明白“哪里来”,亦启发今人思考教育的今天与明天——要到“哪里去”!

 

五、敬请读者欣赏!

 

 

“作文狗”网编辑部

202010月深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第二十辑

 

 

费新我先生为苏州中学编写的书法课本:《楷书初阶》

 

 

课本课本,一课之本——这是笔者初登讲坛时,上海的一位特级语文教师所给的指教。这句话,说出了课本的特殊性和重要性,让笔者印象深刻。

在苏州的近代教育史上,与教材、课本编写有关的人物众多。第一人,当然要数叶圣陶先生。他在上海的开明书店时编写的三种“国语课本”,在八十年后的今天,依然“人气很旺”,销路不错。但许多人有所不知,叶老先生编写或参与编写过的教材,品种其实有很多,累加起来,应该在三十种以上。这些,笔者几乎都有收藏。

其他的人,沈百英先生应该算一个。民国时期,沈先生一直在商务编书,也曾经在苏州中学的实验小学,即是“苏中附小”,做过校长,他甚至还在商务办的尚公学校当过校长,具有丰富的治校管理经验。他懂教育,会管理,又有在商务的编辑经历,所以,编写课本教材,就有了轻松的条件。笔者还要特别告知读者诸君的是,沈先生还是地地道道的甪直人!

此二人外,苏州中学的创办者汪懋祖先生,也曾多次参与教材的编写。笔者收藏有他的《高中国文》的修改手稿本,计有两百多页,笔笔娟秀,字字端正,由当时的“国立编译馆”出版,可谓弥足珍贵。

在汪先生掌校期间,苏州中学的英文教研组还曾经做过一件足可骄傲的事情:他们为商务印书馆编辑了四卷本的《英文读本》,类似与今日的《初中英文教辅资料》!当时此书全国风靡,多次印制,版次达到了十几个!足可见其当时受欢迎的程度。在此书的作者群中,就有后来被誉为中国当代语文“三剑客”的吕叔湘先生,他当时就在苏州中学做英文教员。

名人参与教材编写,好处多多,大可提倡。笔者一直觉得,就中国语文教育而言,其最大的缺陷和不足,就是没有文学家和艺术家的介入。那些教材编辑只懂编辑,只懂语法和语修逻文,却不懂文艺,不会写散文小说,说穿了,在他们的身上,缺少“文学味”。

笔者收藏的这本“书法课本”,专为“苏州中学”的学生而编写。其编写者,即是大名鼎鼎的书法家费新我先生!

费先生的书法,可谓姑苏皆知,全国闻名。但其在19739月,专为一所中学而编写过书法课本的事情,大概知道的人不多。笔者偶然得此藏品,觉有异常的趣味。趣味的来源,一是当年还是“文革时期”,费先生竟然已经“出山”,在社会上“抛头露面”了,这个风险不小;二是在该课本的《引言》之中,作者竟然没有一句“文革语言”:没有“东方红”,没有“斗私批修”,也没有“万寿无疆”——费先生的胆子够大的!

此书名《楷书初阶》,即是学写楷书的一本启蒙书。在书前,费先生讲述了学习书法,当先学楷书的原因,共有三点,即一是大众化,二是比较美观,三是简便易学。费先生的一番话,说得简明而又通俗。看起来,他老先生对于少年学生的心理,做过了一番仔细的研究,其编辑和文字表达得适当而又到位。

接下来,就是“示范写字”。但费先生不局限于将“范字”摆出就完事,他还富有创意地将笔画相近、结构相似的字体进行归类,尔后每页再逐字分析、指导。比如,在教授“牙、丑、戈、欠、玉、立、瓜、术、而、龙”这十个字时,费先生谆谆教导说,“丑、玉、而”等字主要以横、竖线来组成,但写来不宜太平直;“戈、欠、瓜、龙”等字主要以斜线、折线来组成,则宜有平稳感。最后,他又说道,所有笔末之钩,不论向右、向左、向上,都应先顿次提转,后趋出、留住。真是细致入微,谆谆教导。

此书实类今日之“校本读物”,非正式出版。封面上的文字标示为:“费新我编写”、“苏州市第九中学印”。这里的所谓“苏州市第九中学”,即今日“苏州中学”是也。

令人感动的是,当时的“苏州九中”校领导,没有忘记费先生的辛劳,特在此印本的末页,附《编印说明》一篇,此“百字文”算得辞言简练,言语恳切,没有一点所谓的“政治色彩”,将当时的“政治形势”全然抛下,令人诧异,又令人敬佩!笔者特录于此,与读者诸君共赏。全文如下:

 

这本《楷书初阶》,是费新我先生为了书法课的需要而编写的。书中列举了楷书的各种用笔与结体的大概,由简及繁,提出其要点,加以说明,供学习楷书第一步的参考。此册曾由苏州市革命文化馆以油印本问世,刊行后深受群众欢迎。作者又加修订增补,允由我校付印,以利学生临习,为写好毛笔字打下规正的基础。

苏州市第九中学   一九七三年十二月

 

 

 

◇费新我《楷书初阶》课本封面

 

 

◇费新我《楷书初阶》课本内文

 

 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