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长室 > 校长故事会

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连载19
作者:小荷作文 发布时间:2021-02-27 浏览量:


写在前面:


一、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是小荷创始人冯斌老师(河马国王)前几年的一部作品。

 

二、冯老师喜欢教育,也喜欢收藏,因此教育收藏成了他的一大乐事。这部关于苏州老学校的图书,就是他多年收藏的见证。遗憾的是,那些老学校,或已不复存在,但因有了冯老师的收藏,那些教育时光才得以定格为永恒,为后人所传颂。

 

三、另,2020101日,中秋国庆佳节,倾注了冯老师数年收藏心血的“毕业证书·苏州老学校博物馆”,在小荷中园湖西三院隆重开馆,在现代化的园区金鸡湖畔,树立起了一座文化地标,其亦为中国第一家老学校博物馆,展示了自清末至当代,苏州及其他省市、港澳台地区的毕业证书,很多是第一次展出,弥足珍贵!其亦将成为冯老师教育收藏的文化窗口!

 

四、经冯老师同意与授权,本网即日起,开始连载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以期新教师及其他人士明晓苏州乃至全国教育的昨天和童年——知道“我是谁”,明白“哪里来”,亦启发今人思考教育的今天与明天——要到“哪里去”!

 

五、敬请读者欣赏!

 

 

“作文狗”网编辑部

202010月深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第十九辑

 

 

一、一九三七年:晏成中学的“英文毕业证书”及其他

 

关于晏成中学,即今日之苏州市第三中学的故事,笔者已数次说过。此次要向读者诸君介绍的,是1937年时一位名叫“龚祖慰”的同学,在晏成高中三年学习期间的一份“资料套餐”。这其中,最有看头的,当是一份纯英文版的晏成毕业证书,极为罕见。笔者将会重点介绍。

“资料套餐”的说法,是笔者的创造,因为此次藏品集中于一人,数量凡八件,品种有四样。如此丰富和集中,为笔者多年收藏所仅见,实属幸运!

从毕业证书上获知,龚同学为“江苏省江阴县人”。从晏成毕业时,其恰满二十周岁——那一年是民国的二十六年,也就是一九三七年。照片上的龚同学长相一般,长方脸,眼睛不大,看起来较为瘦削,但精神不错,一副踌躇满志和深沉稳重的样儿。这是没错的,在当时的苏州城里,能够进晏成的初中部读书,已属不易;而能通过三年高中部的学习,成绩合格,顺利毕业,该算得上“学霸”型了。

“资料套餐”中,除四份成绩单、两份毕业证明书和一张中文毕业证书之外,还有一张英文版的毕业证书。这样的纯英文毕业证书,在笔者的众多藏品之中,尚属首见。笔者只识字母,不懂英文,找人来翻译,其大意与中文毕业证书上的内容差不多,意思是某某某,在晏成的高级中学修业期满,成绩合格,予以毕业之类。下面,是校长的英文签名,看起来潇洒得很;与中文的签名比较起来,后者就显得规整而谦恭。

笔者收藏苏州各校的毕业证书十余年,品种近千,见过油印的、空白的和双语的,但如此的纯英文式,还是第一回。更有意思的是,除了这一张之外,龚同学还同时得到了一份中文版的——也就是说,在毕业典礼之上,龚同学从陈毓万校长的手中,接过了两张文字不同、版本不同的晏成毕业证书!

笔者不得其解:晏成如此的做法,是为何而为呢?为龚同学出国而特备,还是为其外语教学的特色教育而作“广告宣传”?不得而知。

此藏品在某网站上偶得。笔者仅花七天时间,以“志在必得”之势而“完胜此役”。笔者兴奋异常,而对“晏成资料套餐”的原主人龚同学来说,也算得是另一种的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”——无他,只是因为:“晏成”,唯有在她故乡的土地上,方能成为真正的“晏成”!

 

 

二、苏州市幼儿园的文革课本:《毛泽东思想教育课》

 

浩劫、动乱、阴阳头、抄家、反革命、飞机式、地富反坏右、大字报、红卫兵、红小兵、万寿无疆、大串联、韶山、“大海航行靠舵手,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”、万岁万岁万万岁、东方红、革命样板戏……这些词语和语汇,可以无穷尽地默写出来,书写下去,足以编写出一本数十万字的《特词典》——这本《特词典》的词汇,当全部来自于一台上演了十年的“大戏””,即“文化大革命”,简称“文革”。

笔者为六十年代生人,所谓“生逢其时”。七八岁的辰光,正值“文革”大幕徐徐拉开;后来的十年“闹剧”,也一场没落下,看了个全,算是“眼福不浅”。

十余年前,笔者开始接触收藏,文革藏品便成了必藏之物。每回相遇,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有点像发小,有点如初恋,但更像是童年时失落的一根陈甘蔗,一头苦来一头甜。

藏品中,多为文革时期的中小学课本、儿童物品或教育用品之类,而幼儿类的课本藏品,还是第一次遇到。下面详细介绍。

此课本的读者对象是“苏州市幼儿园”,课本的名称很“另类”,叫做《毛泽东思想教育课》。现在的年轻教师,看了这样的课本名称,大概会觉得“云里雾里”,不知所云。但在四五十年前的中国,那可是所谓的“主旋律”,是每一位国人的“必知必读”和“一日三餐”。

此幼儿课本的大小,为普通的三十二开本,不到一百页。翻开书本,其图其文,皆充满浓浓的“文革味”,所有内容皆与“毛泽东、革命和阶级斗争”等关键词有关。比如“数字课”上,教“7”这个数字——在讲解了写法之后,其主题词即为“‘七’亿人民心向毛主席”;比如“世界知识课”上,教材编辑者手绘八幅线图,列出八个国家和区域,分别是“中国、阿尔巴尼亚、日本、非洲、越南、朝鲜、拉丁美洲和巴勒斯坦”。每张图的主人公都是儿童。无一例外地,他们都手握钢枪,怒目而视,并且个个“健壮如成年”,让人看了,不由得先怪异起来,然后就开始害怕起来。这样的“效果”,也正是编辑们所要达到的——看来,他们在政治美术的研究上,狠下了一番功夫。

教育即生命,教育亦即改变。我们完全可以想象,在幼儿的天真纯白的目光之中,早早地填入了这些符号和元素,待他们长大成人之后,会变成什么样子。教育家告诉我们:儿童,你让他最初看见什么;他最后成为的,就是他最初看见的那个东西。

文革时期,苏州的教育工作者们编辑了不少的中小学教材,很是努力和辛苦。笔者的甪直作文馆中,已经将这些教材基本收罗齐全。虽然内容空乏,但其历史价值,无可替补。

其中,专为幼儿而编写的,另有一本百余页的《幼儿读本》,内容也非常有趣;当然,在今天的年轻人读来,简直可以称作“脑残”。

 

 

 

◇纯英文版的:1937年的《苏州宴成毕业证书》

 

 

◇苏州文革时期《幼儿课本》封面之一

 

 

◇苏州文革时期的《幼儿课本》内文

 

 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