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长室 > 校长故事会

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连载15
作者:小荷作文 发布时间:2021-01-23 浏览量:


写在前面:

 

一、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是小荷创始人冯斌老师(河马国王)前几年的一部作品。

 

二、冯老师喜欢教育,也喜欢收藏,因此教育收藏成了他的一大乐事。这部关于苏州老学校的图书,就是他多年收藏的见证。遗憾的是,那些老学校,或已不复存在,但因有了冯老师的收藏,那些教育时光才得以定格为永恒,为后人所传颂。

 

三、另,2020101日,中秋国庆佳节,倾注了冯老师数年收藏心血的“毕业证书·苏州老学校博物馆”,在小荷中园湖西三院隆重开馆,在现代化的园区金鸡湖畔,树立起了一座文化地标,其亦为中国第一家老学校博物馆,展示了自清末至当代,苏州及其他省市、港澳台地区的毕业证书,很多是第一次展出,弥足珍贵!其亦将成为冯老师教育收藏的文化窗口!

 

四、经冯老师同意与授权,本网即日起,开始连载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以期新教师及其他人士明晓苏州乃至全国教育的昨天和童年——知道“我是谁”,明白“哪里来”,亦启发今人思考教育的今天与明天——要到“哪里去”!

 

五、敬请读者欣赏!

 

 

“作文狗”网编辑部

202010月深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第十五辑

 

  

一、1954年,苏州的语文中考试卷

 

在笔者的众多教育藏品之中,关于学生表格和各科试卷等物件,似乎以1954年的居多。此中缘由,不得而知。现在诸君看到的,即是该年一张完整的语文中考试卷,标题为:

《苏州市普通中学一九五四年秋季高中一年级招生入学考试语文试卷》。

六十年沧桑,而市级考试的试卷幸存,实属不易。因为此类材料常身为“公物”;流失在外,成为藏品,几乎就是个“事故”。

笔者在公办中学曾经做过二十余年的中学语文老师,看到这样的语文试卷,几乎有见“乡人”般的激动和感慨。

与今天的中考试卷相比,其最大的差异,是题量之少,仅一页纸满,的确有点不可思议——这哪像中考,简直就是一次单元小测验!用个比喻来说,现在的中考是年菜,而1954年的中考,就是快餐,一荤两素一汤!用了今天的词语来说,就是中考“奇葩”!

我们来看试卷。该试卷的题型分为四块:词语解释、句子填充、加标点和写作文。除了文字内容有那个时代的特色之外,其题型与今天的基本没有太大差别。笔者最感兴趣的,是该试卷的作文题:题一为《当前我最关心的一件大事》,题二为《最使我感动的一件事》。要求“两选一”。

两道题皆以叙事为主,重“自我发现”和“个人感受”。该试卷的考生选写的是第二题,即《最使我感动的一件事》,写的是一个春寒料峭的清晨,一位人力车夫,在苏州某小河中勇救落水儿童的“英雄类题材”。在文章的最后,作者这样写道:

 

“这虽然是一件小事,对我却有着重大的教育意义,使我深刻地领会到无产阶级的优秀品质,是我有生以来最感动的一件事,使我终生不能忘却!”

 

此文最后的得分为38分”,看来阅卷老师还非常欣赏此文,给的分数不算很低。作者很幸运。

但笔者看来,此文“纯属虚构”,是一篇“假作文”,因为文中有多处前后矛盾和明显瑕疵。比如,文章的第一句为“四月六日,天刚刚亮”,这句交待时间的语句,就藏着问题:天寒未暖的清晨,这位洗衣妇一大早去河边干活,为什么要把孩子带到码头上去?让孩子多睡一会儿不行?第二,冬衣尚未脱去的孩子掉进河中,怎会一下子就“飘到了河中心”?苏州不是“小桥流水人家”吗,怎么让人有来到浙西大峡谷,到处激流湍急的感觉?还有,“河岸上站满了人,但就是没有人下去救人”——这又完全是在“作假”了,这些人是什么时候突然出现的?是从地下冒出来的吗?小作者的写作目的很明确,是为了衬托那位奋不顾身的“人力车夫”——为了能让他足够“高大上”,这就需要一些“低小下”来协助和衬托。后者贬得越狠,前者方才亮得耀眼,这是另一种“欲扬先抑”的艺术手法,是伪“欲扬先抑”。假得可笑。

当然,作者还是得到了不错的作文分数,因为他写了一件“感动的事”——人命关天的事,这样的“大题材”不给好分数才怪。

在本卷写作的“四项要求”中,我们看到的第一项要求,就是“真实具体”。可是我们看到的却不是如此。不“真实”也不“具体”的一篇文章,最后竟得了高分。收回视线,我们再看当下的作文教育,在六十年后校园的作文课上,这样既不“真实”也不“具体”的作文,仍然“花开不败”,满山坡都是,而且得分依然不差。无他,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;而且一直老病缠身,顽症未除。于是,假教育只能出产“假作文”。

——所有的“假”,其实都来自于我们教育的“假”;所有的“不真实”,也都来自于我们教育的“不真实”。不怪孩子。

笔者关心的,是再过六十年后,我们的后人看到我们今天的作文,会不会发出与笔者同样的慨叹?如果“世代不变,百年传承”,这样的教育恐怕会出大问题。

 

 

二、19528月,原苏州东吴大学的毕业证书

 

此毕业证书得来时间不长,也就一年左右。

笔者在撰写《陈鹤琴书影》一书时,得到了一个消息,说在观前街地下古玩商城一年轻人手中,有一张著名幼儿教育家陈鹤琴先生亲笔签名的毕业证。毕业证来自于民国时上海租界中的一所中学,当时陈先生担任着所谓的“华人教育处处长”,专管租界中的华人教育。笔者赶到后立刻细看,确认签名不假,断定印章不虚,于是当场成交。尔后,该年轻人又说,我姐夫手中还有一张,好像是什么大学的。

在其指引下,笔者见到了其姐夫,于是看到了这张珍贵的原东吴大学的毕业证书。

此毕业证书有两大特点,值得详介:

其一,是其颁证时间。据买主介绍,该毕业证书是东吴大学的最后一次颁发的,是“绝版”。因为此后,东吴大学就更名了,不叫“东吴大学”了。而且,此证书的颁发日期不错,是一九五二年八月,但这却不是毕业的日期,该证书是提前颁发的。证书上,有两行印章为证:“奉华东教育部核准,提前一年毕业”,字字清晰,内容清楚。这样的说明黑字白纸地摆着,就没有错了。但为什么要“提前一年毕业”,其内幕也只有当时的“华东教育部”知晓了。

其二,是该证书的品相绝佳,几近十品。买主给我时,展开复折叠,折叠复展开,其折痕清晰,但毫发无损,宛若新出。但作为毕业证书,该有的一切,她都有了,绝无假造,当属真品无疑。

其三,该证书的原主人,名“徐秉仪”,其毕业的专业为“中国语文学”,也算是与笔者当年教学的专业对上了,算得是“同行”。与此同校的,笔者也曾经收到过两份,一为数学系,一为法律系,与笔者的“收藏主题”不符。所以,该证书除了校长和副校长的署名之外,还有着当年东吴大学文学院院长的签名,他的大名是:凌景埏。笔者见之顿生仰敬之情。

证书的背面,照例记录着该生就读期间所有学科的分数:徐同学学业勤奋,成绩不错,无一“挂灯”。统计数年勤学历程,其最后的总均分为“73.1”——在东吴这样的一个著名高等学府,学的又是“中国语文学”,能有如此的一个分数,应该算是相当不错的了。

 

 

 

1954年苏州的语文中考试卷

 

 

◇原东吴大学1952年的毕业证书

 

 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