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长室 > 校长故事会

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连载13
作者:小荷作文 发布时间:2021-01-11 浏览量:


写在前面:

 

一、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是小荷创始人冯斌老师(河马国王)前几年的一部作品。

 

二、冯老师喜欢教育,也喜欢收藏,因此教育收藏成了他的一大乐事。这部关于苏州老学校的图书,就是他多年收藏的见证。遗憾的是,那些老学校,或已不复存在,但因有了冯老师的收藏,那些教育时光才得以定格为永恒,为后人所传颂。

 

三、另,2020101日,中秋国庆佳节,倾注了冯老师数年收藏心血的“毕业证书·苏州老学校博物馆”,在小荷中园湖西三院隆重开馆,在现代化的园区金鸡湖畔,树立起了一座文化地标,其亦为中国第一家老学校博物馆,展示了自清末至当代,苏州及其他省市、港澳台地区的毕业证书,很多是第一次展出,弥足珍贵!其亦将成为冯老师教育收藏的文化窗口!

 

四、经冯老师同意与授权,本网即日起,开始连载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以期新教师及其他人士明晓苏州乃至全国教育的昨天和童年——知道“我是谁”,明白“哪里来”,亦启发今人思考教育的今天与明天——要到“哪里去”!

 

五、敬请读者欣赏!

 

 

“作文狗”网编辑部

202010月深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第十三辑

  

1952年苏州市图书馆的一张学生《读者保证书》

 

这张保证书的全名叫《苏州市图书馆读者保证书》,笔者收藏它,是因为这位小读者是一位学生,所在的学校是“金阊中心小学”。笔者一直以为,所有的东西一旦与生命挂上钩,就有了生动的意义;而一旦与孩子有了联系,便产生了意思和趣味。

这张保证书的拥有者,是一位叫做“秦颖”的女生。1952年的时候,“秦同学”十二岁。母亲是一位医生,秦同学应该算是身出“书香门第”了。大概受了母亲和家庭的影响,秦同学才有了阅读的兴趣,去办了这张图书阅读证。

此物件叫《读者保证书》,即你要到图书馆借书,不是随便什么人、随便什么时间都可以去办证借阅的,须先得有人担保——笔者与图书打交道数十年,此类事情,从未听闻,稀奇得很。

我们来细读有关内容。从有关填写的文字中,我们知道,给秦同学担保的,是一位叫做“华予真”的老师,与秦同学同校,可能就是她的任课老师。在表格内,还可以看出,当时的“金阊中心小学”已经有了电话,不过只有三位数:661。担保人的责任有三条,大致就是确保被担保人遵守借阅纪律,必须是个“好学生”;然后,愿意承担可能出现的图书损坏等赔偿费用;最后一条,如果逾期一月不还,担保人得全价赔偿图书——不管你书在书不在,过一月,就赔钱。

从这张已经泛黄,几成碎片的保证书中,我们可以看到半个多世纪前,整个苏州的阅读环境和条件的大概状况。千言万语,归成一句话,就是:读书不易!

然而,天翻地覆,日月换新。大概华老师和秦同学做梦也没有想到,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,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的阅读环境和现状,仍然用得上当年的这四个字来概括,还是“读书不易”——但其解释和说明,却完全反了:

五六十年前的“读书不易”,是读不到书,读不起书,读书需人担保,要写《读者保证书》,方能像今天的银行贷款一样,可以借到一本图书。而今天的“读书不易”,则是没人读书,读者日渐减少——不是“想要读书不容易”,而是“请人读书不容易”!看看现在的书店和图书馆吧,书如海洋,卷如高楼,但读书者几人?人们的阅读习惯和求知生态,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——窗下捧读,一书抢读,这样的美好时代已经结束了!

然而,书香捧读的乐趣,又怎能是手机短信和网上浏览所能代替得了的呢?苏州市的前任副市长朱永新先生曾经说过,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他的精神发育史。读书使人明智,读书更是这个快餐时代的一帖保健良药,她能让我们慢下来,沉下去。在笔者看来,读点书,几乎就跟餐后打一套太极拳,哼几段昆曲一样,既能道德修身,又能文化养性,还能舒筋健体——把那些酒席饭局中的时间省下来,花在读书上,这就是间接地起到养生保健的作用了。

秦同学的这张《读者保证书》,编号为238”,上面还盖有当时苏州图书馆的大印。其他另有三处私人印章,足见当时苏州图书馆对此《读者保证书》的重视程度。盖了章,就等于按了手印,你就跑不了了;而那些图书也就发挥出了最大的文化作用。

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”这是古人的理想和目标。在今天的社会和时代,有人可能觉得应该再加上几句:

“发万条微信,上万次网络,玩万次自拍。”

——人生苦短,诸位自便。

 

 

1952年苏州图书馆的学生《读者保证书》

 

 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