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长室 > 校长故事会

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连载1
作者:小荷作文 发布时间:2020-10-30 浏览量:


写在前面


       一、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是小荷创始人冯斌老师(河马国王)前几年的一部作品。


       二、冯老师喜欢教育,也喜欢收藏,因此教育收藏成了他的一大乐事。这部关于苏州老学校的图书,就是他多年收藏的见证。遗憾的是,那些老学校,或已不复存在,但因有了冯老师的收藏,那些教育时光才得以定格为永恒,为后人所传颂。

 

        三、另,2020年10月1日,中秋国庆佳节,倾注了冯老师数年收藏心血的“毕业证书·苏州老学校博物馆”,在小荷中园湖西三院隆重开馆,在现代化的园区金鸡湖畔,树立起了一座文化地标,其亦为中国第一家老学校博物馆,展示了自清末至当代,苏州及其他省市、港澳台地区的毕业证书,很多是第一次展出,弥足珍贵!其亦将成为冯老师教育收藏的文化窗口!

 

       四、经河马老师同意与授权,本网即日起,开始连载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以期新教师及其他人士明晓苏州教育的昨天和童年——知道“我是谁”,明白“哪里来”,亦启发今人思考教育的今天与明天——要到“哪里去”!

 

       五、敬请读者欣赏!



“作文狗”网编辑部

2020年10月深秋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一个超级会玩的大玩家(序)


       冯斌老师是一个怎样的人?说他是作家、诗人,是教育家,企业家,也许都当之无愧。但冯斌首先是一个童心未泯和超级会玩的大玩家。

       冯老师喜欢教育,也喜欢收藏,因此玩教育收藏成就了他的另一番事业。我想,几十几百年以后,冯老师的教育收藏也一定会成为别人的收藏。

       摆在我眼前的书稿《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》,便是冯老师玩教育收藏的一大成果。他曾经在苏州铁道师范学院附属中学工作20年,如今这所学校已不复存在,但学校校牌却安然无恙地躺在冯斌家里。和校牌一起被收藏的,还有学校“党支部”“校长室”“教导处”等科室牌子。冯老师曾告诉我,当时,看着校牌倒在拆房后的垃圾堆上无人问津,他顿时心生怜爱,便把它拣了回家。这成了他最早的教育收藏。真应了一句话,宝贝放错地方便成了垃圾。现在冯老师手上的这种“宝贝”越来越多,如本书所写,他的教育收藏如今已是洋洋大观,自成体系。校徽,奖状,学生证,毕业证,毕业合影,准考证,请柬,校刊,学籍卡,学生档案,校园人物照片,校园建筑及风景照片,作业本,成绩通告表,会议通知书,出席证,试卷,校长任命书,学校章程,会议手册,可谓应有尽有。只不知何故,铁师附中校牌收藏故事却不见文字和身影,一憾!旧学校的历史,旧教育的故事,以生动的细节,在他的书中获得了精彩呈现。

       这个世界上,最无情的不是人,而是时间。然而,因为冯老师的收藏,许许多多教育时间定格为永恒。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不是金钱,而是情感。作为作家诗人和教育家实业家,冯老师身上最珍贵的是教育情怀。在全国儿童作文教学领域,冯老师和他的“小荷作文”一骑绝尘,领跑中华。同时,他的教育和文化收藏,在某些领域如叶圣陶著作版本,苏州地方教材史料等,也许已独步全国。成就他的最重要的人格因素,便是拥有热情。他是最有教育情怀的人,是最关注教育历史和教育细节的人。而这一切,他做得又是那么兴致勃勃。

       值得大书特书的是冯老师的趣味主义。梁启超是我特别敬佩的一代学术大师,同时也是特别爱生活会生活的绝好楷模。他的人生哲学便是趣味主义,他说:“凡人必常常生活于趣味之中,生活才有价值。若哭丧着脸挨过几十年,那么生命便成沙漠,要来何用?”读冯老师的书籍,额手称庆。聆听他讲教育收藏,咳唾成珠。我往往觉得他简直是一个既极其贪玩又富有高雅情趣的顽童。中国当代功利主义的教育导向,残酷的分数高压,导致几代人学习兴趣甚至生活情趣的缺失,而冯老师绝对是个另类。做语文教师同时拥有业余创作的成功;做“小荷作文”培训卓尔不凡,臣门如市;玩教育收藏一不小心又成就了令人羡煞的巨大事业。这一切的一切,也许都缘于他的童心和情趣。刘再复在《童心百说》里说:“我喜欢老顽童,他们至今还充满着生命的原始气息。歌德到八十岁还热烈地爱恋着。诗人的生命永远处于恋爱中,永远处于追求中。没有恋情不会有诗情。广义的诗歌都是恋歌,包括对山川土地蓝天的眷恋。诗人最可引以为豪的,便是他永远是个沙滩上拾贝壳的孩子,到老也带着好奇的眼睛去寻找海的故事。”冯老师就是那种永远在沙滩上拾贝壳的长不大的孩子。他还不老,但他拥有一双特别“好奇的眼睛”。

       不仅拥有孩子般特别“好奇的眼睛”,冯老师的成功更因为他有眼光。徽商代表人物胡雪岩说过,生意越来越难做,越难做越是机会,关键是你的眼光。一个人,眼睛能看得见的地方叫视力,只有眼睛看不到的地方,才叫视野和眼光。冯老师视力不错,眼光更好。会玩不会玩的差别主要在眼光。正是在这个意义上,我说他是一个超级会玩的大玩家。

       让我羡慕不已的还有,冯老师玩出了自己幸福的生活方式。现代社会,在物质需求得以满足或者比较富有以后,人们的生活应该怎样安排?幸福的生活方式究竟在哪里?许多社会精英给我们的答案是“会玩”。据说在美国硅谷的高端知识阶层里,玩极端体育已是一大时尚。游泳,铁人三项,山地自行车,马拉松,许多人玩得不亦乐乎。我的朋友、张家港市“沙洲优黄”老总黄庭明,业余不仅玩阅读写作,苏州几家报纸隔几天就有他的大作发表;更让人惊喜不已的是,他的另一大爱好,居然是玩冲浪,而且是极端的帆板冲浪。我的学生郭凛现在是成功的女企业家,多年来她一直在玩长跑,玩马拉松。2014年11月她还去希腊参观奥林匹克广场,并跑了个全程马拉松。听黄老总和郭女士聊自己的这种生活,钦羡之际,顿生敬意,也悟出了一个人生哲理:会玩,是一种高贵的生活方式。

       再说冯老师,他不是玩极端体育,他唯一的体育运动可能就是遛狗。他也不似梁启超酷爱玩麻将,他根本就不会玩扑克麻将。他玩的是自己喜欢的有意思又有意义的教育收藏。一个人的生活中,无论是工作任务还是业余爱好,获得快乐的真谛是专注投入以至浑然忘我的体验。我想,冯老师在玩教育收藏中,收获的不仅是一种生活的充实和快乐,更是一种内心的无限喜悦。快乐和喜悦不一样。快乐往往由外部物质条件引发,一旦引发快乐的事物消失,快乐也会随之消失。而喜悦是在内心深处油然而生的,属精神层面,一旦拥有,外力不可夺走。这个世界上,每个人都在追求财富、健康、爱情和快乐,终极的还是在追求喜悦和内心平和。

       因为教育,因为教育收藏,冯老师拥有了精神和物质的双重富有。然而更让人高兴的是,他是一个内心永远充满好奇和喜悦的幸福的人。

       是为序。感谢冯老师给了我和广大读者交流的机会!

 高万祥

2015年5月26日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第一辑


一、苏州中学的一张毕业证书


       此毕业证书为近日所得之上品,心中大喜,兴奋之情,连续数日而波涌不断。皆因苏州中学为本市万众瞩目之名校,又创校之人汪懋祖先生,为我辈崇敬之教育家。

       此证书四周环绕墨蓝色西式花纹,中部为中山先生像,两侧则照例为国民党党旗和中华民国之国旗,框内文字仍用墨蓝色,显得庄重而高雅。唯旗帜上有“叉叉”两枚,估计是特殊年代的附加。好在只是简单的两个符号,未有更多的损坏,八品其相,此亦可称幸。

       我收藏毕业证书近十年,虽有光绪年间藏品若干,但苏州中学的所有教育物件,一直是我的重点收藏对象,每每寻觅到一张成绩单,一本校友录,或是一卷作文纸等等,都欣慰异常,如恋爱后归家一般。

       苏州中学为姑苏城内名校。民国时期,其虽未有今日“一哥”之称号,当时的晏成、桃坞、东吴大学附中、振华和苏州一中等,也盛名远播,但其地理因素的特殊,名师辈出的厚重背景,使得与其有关的教育物件皆价值不菲。许多得手者,也多心平气盛,一般不还价,爱买不买。

       此毕业证书的主人为吴士徵,二十三岁,为苏高中师范科毕业。离校后即可入中小学担任教师工作,也算是得了一个饭碗。

此毕业证书的颁发时间为1929年,距今已有八十余年。当时的吴先生,如果近日健在,当为百岁老翁矣!

       此证得之于拙政园某店。该店为苏城中所存不多的纸质品经营店家。古人云,敬惜字纸。此“字纸”真的值得敬惜。



二、苏州中学的一张奖状


       此奖状在文庙所得。品相一直存疑,很有被四周截图的感觉,似乎是原件中的正中一块,上下左右被裁切去了。

我收藏的苏州各中小学之奖状无数,但此奖状的格式和内容却算是开眼第一遭。

       一是上图有花纹残片,很像是兰草垂挂的叶尖。但也有藏友说,其实这是一只老鹰的尖喙和利爪的残余,看看,的确很像。

       二是奖状上,竟然没有标明发奖的时日。这在校园的奖状中极少看到,也更增加了此为奖状残片的论证。

       三是未言明受奖人为何由获奖?仅说其“作品优良”,为“甲等”,不知是作文大赛,还是图画比赛?抑或是手工赛事?估计不会是期末 的“三好生”之类。

       我对苏高中的教育物件一直情有独钟,对其首任校长汪懋祖先生也敬佩有加。汪先生执掌苏高中,励精图治,使得该校名师云集,声名远扬。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的苏州,苏高中还真有点浙江上虞春晖中学、天津南开中学的味道。南开中学我没去过,但上虞的春晖中学,我是每隔两年便要去拜谒一回的。主要原因,是春晖中学的白马湖畔,建有“小杨柳屋”、“晚晴山房”、“平屋”等著名教育建筑,皆为当时春晖所聘名师的日居之地。其中的“平屋”,便是著名语文教育家夏丏尊先生所筑之巢,为追求平淡、平凡、平常之意。名著《爱的教育》,便是夏先生在春晖任教时,在此“平屋”所译。夏先生与叶圣陶先生为亲家联姻关系,叶家的长子与其爱女夏满子携手到老,恩爱终生。如今,两人皆长眠于甪直古镇。

      民国教育,最让我敬重的,是其教育中的文化风韵,一张小小的奖状,虽然普遍和普通,但校方也决不马虎、平常和粗劣。此奖状中,既有校长的亲笔签名、红泥印章,还有“成绩审查委员会”的大红印戳。奖状中,所有文字皆工整书写,力求至美,尊显出校方工作的严谨、高雅和对学生的尊重。整个奖状大方、简朴、庄重,其本身就是一件艺术的作品。苏高中,果然不平常!

      奖状受奖者,名“林寿生”,高中三年级学生。似乎记得,我的其他藏品中,也有名为“林寿生”的成绩单若干,不知是否同为一人?收藏者有时会陷入物件的“迷宫”之中,费劲思量。这些可能同为一人的物件,因为各种原因,散落异乡他家,而收藏者却全凭缘分,靠着腿勤,与之一一相遇。若某收藏者之藏品中有超过三件而同名者,则真算得上是奇缘一场也。当然,主要的,还是物件的主        人在冥冥之中,似乎有着相聚会面的意思。否则,世界之大,星散四方,怎会如此巧遇、同遇,而齐聚于君之手中?



 ◇1929年:苏州中学的一张毕业证书



◇苏州中学的一张奖状

 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