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高铁 > 教育动态

唐的甪直日记(六十八)
作者:小荷作文 发布时间:2019-09-11 浏览量:

写在前面:


一、本期开始,开始连载苏州著名影视评论家、苏州作家协会会员、小荷出版中心顾问唐亮先生的作品:《唐的甪直日记》。


二、去年春,唐老师开始坐镇甪直的作文博物馆,每周数日往返于“洋苏州”与“古镇苏州”之间,闪回于古典文学与网络文学之隙,穿越于时空与人物之际,真是气象万千,阅历缤纷。


三、在我的建议下,唐老师开始撰写他的《唐的甪直日记》,记录在甪直的点点滴滴,描画在古镇的人人事事,笔记在现代社会中的新新旧旧。从目前成就的几篇来看,写得很有特色,文字有味道,日记有故事,篇篇有嚼头。


四、“我写故我在”。在唐老师的笔下,我们看到的,是一个固定不变的处所中,发生着的一个一个变幻无穷和惊喜不断的“室内剧、情感剧和音乐剧”。


五、特别要提醒读者诸君的,是这些日记的本身,就是唐老师的一篇篇青春回忆录。他常常由人及物、由人及己、由人及旧。人老了,写的文章就常常多了一些感慨、感动和感怀。这些,也最能击中读者心中那最柔软的一部分。这些,大概就是我们崇尚的所谓“文学”吧?看来,唐老师深谙此道。


六、希望《唐的甪直日记》能一篇接一篇地写下去,记录作文馆,也记录作者生命中的一个又一个崭新的春夏秋冬。


七、最好的文学,其实就是你脚下的那块地。


八、特此推荐!

 

河马

2018年518日晚  苏州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唐的甪直日记(六十八)

 

2019年6月20日  星期四  阴雨

 

雨中的祭扫


前天进入黄梅季节,于是一路下雨。

今天早上起来,看到天色还好,心想,今天下午师训老师前来甪直活动,应该也像往常一样,躲过雨神。

临近中午时,天色开始昏暗起来,天空中开始播洒雨滴,接下来断断续续,下一阵,好一阵,就像小孩子的脸。

到了下午2时左右,天空变亮了,于是我和眼镜老师拿了菊花和“朗诵甪直卡片”前去保圣寺迎接师训老师的到来,而且我们没有带伞,因为我们对“老天爷”充满信心。

到了220左右,又开始下起了雨,这难道是雨神的欢迎。

当两大巴车的老师浩浩荡荡地进入保圣寺的时候,雨点也加快了步伐。

当然,我们的老师是有备而来的,不是打着伞,就是穿着雨衣,在雨中,排列成长队,呈现出各种色彩,显得分外亮丽。不同颜色的雨伞和蓝色、黄色的雨衣相互映衬,再加上每人手中一朵灿烂的黄菊花,给初夏的雨季增添生机。

雨越下越大,但祭扫叶圣陶墓的仪式按照规程进行着,鞠躬、致辞、献花,寄托着小荷人对叶圣陶先生的崇敬之情。

十多年来的师训活动,还是第一次遇到雨中祭扫叶圣陶墓。也许冥冥之中叶老在给我们小荷苗的成长浇水呢,让小荷之苗茁壮成长,一朵花除了需要阳光外,也需要雨水的浇灌。

雨中的作文博物馆也别有风味,雨打芭蕉,使得芭蕉更兴旺,长长的芭蕉叶,就像手臂一样伸向空中;雨中的小院、竹子、爬山虎,还有小园里的蔬菜一个劲地生长,仿佛能听到它们泼水的声音。

夏天,不同于春天,它是绿叶茂盛的时节,那充满生命力的植物,似乎在比试着谁长得更大更旺更绿。

当师训老师一行人消失在雨中的古镇时,雨中的空气中依然留有他们青春的气息。



2019年6月21日  星期五  阴雨转多云


鸟与鸟窝


今天早上起来时,还下着大雨,心想,这个梅雨天还是不偷懒,自入梅后,雨就没有停歇过。

可是当我出门时,雨渐渐小了,而当我到达甪直时已经没有雨了,但是云层变化很大,一会儿乌云满天,似乎就有一场暴风雨,但一会儿云层变浅变淡,就像是堆积的棉毯,到了中午时,阳光已经穿越云层照到了大地。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阳光了,一下子觉得天地畅阳了,亮堂了,一扫那种阴郁和压抑。

于是游人也增多了,特别是家长带着孩子陆陆续续地走进作文博物馆参观,据说有的学校已经期终考试结束了,所以进入了准放假状态了,家长便带着孩子开启游学历程了。

其中,有一个家长带着大个子的孩子进来,说是曾在小荷读过作文,今天前来回味小荷的感觉。

我问那位母亲:“你孩子是不是读大学了?”看他长得高高大大的样子。

母亲说:“今年刚参加完高考,现在正在等待公布成绩呢,所以出来走走。”

“真不错!”我说:“那他当年是在哪里读的小荷?”

那孩子说:“我是在苏州图书馆读的滚石班,后来还到丝博去读过。”

那可真是小荷的老学员了。

有时候,我看见那些长大成人的小荷学员,不由得会遐想起来。

那些学员们有的已经成家,有了自己的孩子;有的已经移居国外,开创自己的事业;有的已经在天南海北走着自己的人生之路;有的已经进入大学升造……

当初他们的形象和现在的模样叠印在一起,如果抽掉“成长”的线索,可能很难会想象成为一个人,因为其中的变化是很大的。这就是为什么,时隔10多年再见到那些学生,往往会认不出来的缘故。

小荷诞生20年,20年是整整一代人,一代人有着一代人的世界,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开放的社会,一个广阔的天地。

如果小荷比作鸟窝,那么这一群群的鸟飞出去了,飞到了浩渺的天空,而鸟窝还在,还在哺育着后代,而我们就是鸟窝的守护者。

再过十年、二十年,从小荷又会飞出多少的鸟?



◇雨中祭扫


◇参训老师


◇认真参观


◇小荷学员